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(转载)

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04日

       三军能胜帅, 个人不能胜志——读刘克棣新书《梁漱溟的最后39年》吕建军梁漱溟先生离开人世近18年, 历史的车轮继续向前滚动。
       然而, 作为中国“最后的儒家”, 梁漱溟先生所体现的儒家“经师”精神,

仍然以其对生命的独特关怀, 自豪地展现在世人面前, 让其流传后世。作为一个生活在晚清、民国和新中国的中国知识分子, 梁漱溟先生近一个世纪以来一直秉承“独立意识和自由精神”的原则, 一直保持冷静思考和批判现实。意识, 在 20 世纪某些时期中国知识分子集体软弱的背景下尤其有价值。承认平民百姓的儒家思想和知识分子独特的批判意识, 承载了梁漱溟先生悲壮顽强的一生, 尤其是在他的后半生。刘克棣新书《梁漱溟的最后39年》(中国文史出版社), 以知识分子的同理心和历史责任感, 完整勾勒出这位20世纪下半叶的智者、勇者、圣人.在...前面。显然, 作者希望21世纪的人们能够从中汲取资源, 继承儒家的“经师”精神和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, “为这个社会、为民族、为自己”做点事。全书共分十章, 大致按时间顺序叙述, 从1949年开始, 到1988年梁舒结束。明先生去世。在每一章中, 作者并没有混入大量的自评, 而是根据客观详尽的史料、梁漱溟先生生前的著作, 以及亲友的口述, 让读者了解回到当时的历史场景。
       在历史的阅读中, 可以触摸和感受那个时代的变化, 从而做出自己的判断。读者会发现, 通过阅读, 走进了一个人杰地灵的世界, 走进了一代文化大师、儒家梁漱溟先生。人们历来习惯用“皮无其物”来比喻知识分子, 评价他们没有独立的政治地位, 缺乏陈先生所具有的“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”。银科说, 只能依附于某一个阶级, 靠墙下的人。但是, 梁漱溟的经历或许可以从另一个方面证明, 知识分子坚持独立人格和自由思考的价值, 尤其是在失去理性的时代, 更能展现出理性的光彩。 1973年10月, 中国又一场“批林批孔”运动拉开帷幕, 许多“经受考验”的知识分子开始表达对这场运动的支持, 中国知识界又开始叫嚣。然而, 在“支持”和“表态”的声音中, 作为孔子和儒家哲学的专家, 梁漱溟先生始终守口如瓶,

对这一切嗤之以鼻。然而, 在一个“对重大政治问题保持沉默本身就是一种态度”的时代, 梁漱溟先生知道, 如果他“挑战”,

就没有出路。知识分子的尊严, 为了说出显而易见的真理, 以真诚认真的态度, 梁漱溟先生在政协学习会上果断发言, 然后编撰了《尊敬的所有爱我的朋友, 我会做》这篇《参与批评林孔子》、《今天我们应该如何评价孔子》等文章。二十个人到一两百人的会议, 时间一直持续到 1994 年底。但梁漱溟先生面对批评说的却是令人震惊:“一个‘每个人’都是孤独的, 没有权力也没有权力。他的最后一步是相信自己的“意志”。一切皆有可能。
       带走他, 可是这个‘意志’却不能带走, 就算毁了他的人, 也带不走!”但足以回答一切, 这也是“三年可以赢了帅, 但没有人能拿下野心。 ”的意思。作者在这里评论道, “这是梁漱溟的宣言!以一个人的力量挑战当时整个中国社会的思潮, 是他的誓言!”我们能听到知识分子的真诚共鸣吗?——就为了这种独立的人格, 自由思考的精神!也想到了胡适和雷震​​。雷震主持《自由中国》, 为了提倡言论自由, 最终入狱。65岁生日时, 胡适说:“不准一条溪流过山, 溪水声日夜阻隔。教会塘溪水山前村。 “这样的诗是支持雷震自由独立的立场。我想, 其实中国知识分子中, 还是有独立的传统的。从胡适和雷震​​的交往来看, 从雷震的言行上看。梁漱溟先生, 自然还有王国维、陈寅恪……胡适曾在一篇文章中说, “从中国最开明的知识分子传统来看, 言论自由和批评自由是一个'自治'的责任, 所以说, '宁明去死, 不沉默而活'。 “死不如静”是范仲淹900年前为自由而战时的一句名言, 而他信奉的另一句名言就是众所周知的“世故前忧, 世后乐”。
       知识分子之所以需要保持独立的人格和言论,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只有这样, 他们才能有独立的批判意识来抨击社会。中国历史的演进表明, 正是因为梁漱溟先生的独立批判和紧迫感, 历史才有可能尽可能减少曲折的演进轨迹。也就是说, 梁漱溟先生“生不如死”的终极方向是活在世间, 活得不寂寞。在“忧愁于天下”中, 这就是大儒的作​​风。山东邹平一中以“唯有真情(梁漱溟先生的话), 先忧后乐”为校训, 在黑暗中似乎有一定的数字。梁漱溟的《三十九年》中记载了一个特别感人的细节, 是梁漱溟和二儿子梁培树先生的对话: 儿子:“我对人类很失望, 我有几乎相信人性是邪恶的。梁漱溟先生笑着摇头, “人性不够好, 但人性是好的。”然而,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。梁漱溟先生含着泪说:“你善良, 就认为他邪恶!”的确, 正如作者所说, “听到这样的故事会流泪的人, 一定是一个善良真诚的人。”多年来, “净天下”一直是儒家的基本价值取向, 一种积极的世界观, 即以天下苍生为己任, “修身治民”,

着眼于一切众生的实相, 不要把它放在下辈子上。有这种心的人, 一定是一个以身作则的人。有人说梁漱溟先生自负, 因为他说:“前人说:‘为先贤, 续独学, 为来生创造平安。’”这就是我。
       我的人生使命, 我要写《心与生》三本书, 我可以死;现在我不能。未来, 中国大局, 乃至中国建设国家的工作也需要我, 我不能死。我死了, 世界会变色, 历史会改变轨迹。这是不可想象的, 也是不可能的。但与其说他自负, 倒不如说他自负。倒不如说梁漱溟先生心中有儒家的紧迫感。历史也证明, 需要梁漱溟先生这样的人, 而梁漱溟先生的性命, 确实是为中国之命, 为救国之命。中国人。还有奔跑的人生。或许从这种儒家文化精神的背后, 我们可以多少明白一件事, 那就是梁漱溟先生为何会打官司, 为何会成为政协研究中的“老顽固”, 为何在非理性时代仍能发出理性的声音?也许你能理解作者为什么写这本书。梁漱溟先生死后, 牟宗三先生认为他“是现代中国的文化复兴者, 他不仅宣扬传统儒家思想, 还延续了清朝断绝三百年的文化”。或许, 从梁漱溟先生身上, 我们能发现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所缺乏的东西吗?至于人们能否继承甚至发扬这些东西, 我还是持怀疑态度的。然而, 套用鲁迅的话:“既然有石头, 火就不会熄灭。”如果是这样, 我们不需要绝望——我希望如此。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1 浙江包装有限公司 zhejiangbaozhuangyouxiangongsi (www.villardelpedroso.com),All Rights Reserved